久久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穿越小说 >二战风云 > 第二十九章 攻克柏林(1)

第二十九章 攻克柏林(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受到了象征性处分的吉尔尼洛娃,总算是从亢奋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她二话不说,自己老老实实的去预备役方面军指挥部赴任去了。

同大战初期相比,此时的预备役方面军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概念上的存在了,当初那种承担一线兵源输送的职能已经不复存在,而今的预备役方面军主要承担的,就是后勤运输的工作。因此呢,这预备役方面军的指挥部,其实也就跟柏林战役的前总指挥部设立在一起,吉尔尼洛娃仍旧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前线的战况。

十三日清晨,七点四十五分,伴随着隆隆的飞机马达声,新一轮同时也是最后一轮的战火,开始吞噬柏林市区。近千架苏军的轰炸机,携带着令人恐怖的重磅炸弹以及燃烧弹,缓缓的飞抵柏林上空,在柏林市民心惊胆颤的瑟缩中,将死亡从空中无情的投落。

就在空军的大规模轰炸持续了二十余分钟后,更大规模的炮火袭击开始了。集中在柏林市区外围三个方向上苏军炮兵集群,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就集结起了近一万三千门火炮、迫击炮,两万一千余门恐怖的喀秋莎火箭炮。而如此庞大的炮兵系统,几乎是在战役打响之初,就全部被动用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炮弹,如同密集的耕犁一般,将柏林市区最外围的德军防御工事犁的面目全非。在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苏军六个主要进攻方向上市区地域,就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滚滚的浓烟从这些废墟中升腾而起,迅速覆盖了整个市区地上空。成百上千的浓烈烟柱遮罩了城市的光线,从而也迫使苏军的空军力量不得不撤出战斗,放弃了对地面攻城部队的空中支援。

八时许,天气骤然转阴,在将近九点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雪势在极短的时间内由小转大。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雪,让苏军的进攻计划不得不稍稍向后推延。不过到了九点三十分,苏军的前总指挥部显然不打算继续等下去了。不然地话,前一阶段炮击与空袭所取得成绩。将会化为乌有。

九点三十分,一向令德军东线作战部队倍感头疼的口哨声。开始在柏林城区地外围响起,那口哨声此起彼伏,即便是那隆隆的炮声与枪声,也无法压抑住着口哨声地喧嚣。就在这稍稍显得有些刺耳的口哨声中,苏军八个集团军,将近五十万兵力,分三个方向对柏林市区发起了突击。

在雷巴尔科方向上。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同第二十八步兵集团军协同作战,对泰尔托运河北岸的德军防线实施了强攻,在他们的背后,六个炮团在给于他们支援,密集的炮火有效的压制住了河对岸德军的火力,从而为他们地强渡作战创造最为有利的条件。

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激战。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下辖的坦克第七军最先撕开了德军在这个方向上的防线,成为第一支进入柏林市区的苏军部队。其时,负责指挥坦克第七军地是卢列昂诺夫少将。在获知自己的前锋部队成功突入柏林市区的消息之后,这位年仅三十三岁地少将大呼小叫的冲出军级指挥部,同身为军事委员的谢斯捷年科急不可耐的乘车进城。结果乐极生悲,两人所乘坐的美制军车,在泰尔托运河河边,被一辆正在抢渡的坦克撞翻,卢列昂诺夫右臂小臂骨骨折,谢斯捷年科的屁股上被刮掉了一大块肉。于是乎,这两位就成为了攻克柏林战役中,受伤职衔最高的苏军指挥官。柏林战役结束之后,在莫斯科召开的苏联红军全军庆功大会上,身为全军统帅的楚思南,亲自为这两位受伤的英雄颁发了勋章。在那有几千名苏军中高层将领参加的庆功大会上,楚思南拍着两人的肩膀,对在场的全体将领戏言道:“卢列昂诺夫同志与谢斯捷年科同志绝不仅仅是我军柏林战役中涌现出来的出色指挥官,同时,他们还是我们全军最杰出的实践者,正是他们的实践告诉我们,美国人制造的吉普车,在抗撞击能力上,同我们的坦克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在突破了泰尔托运河德军防线之后,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同第二十八步兵军的进攻节奏开始放缓,毕竟接下来的战斗就是最为艰难的城市巷战了,在这种类型的战斗中,单纯依靠坦克部队的迅猛推进,那和送死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坦克需要步兵的协助,步兵需要坦克的掩护,两者相辅相成,构成了柏林战役攻坚阶段苏军的唯一战法。在那一条条堆满了砖瓦废墟的街道上,装备着1毫米坦克炮的is-重型坦克,滚动着沉重的车尔亚宾斯克履带,或五辆一组,或三辆一组,成品字形缓缓前进。每当行进到某栋可能藏匿着德军散兵的建筑废墟前面时,就会转动炮塔,带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将那栋建筑以及藏匿其中的德军士兵轰塌下来。随即,在那滚滚的烟尘还没有平息的时候,跟随在坦克四周的苏军士兵,就会一窝蜂的冲上去,用机枪、手榴弹甚至是火焰喷射器,将建筑内残留下的,以及仍旧隐匿在地下室中的德军士兵彻底剿除。

此时的德军已经完全失去了有效的组织,苏军之前大规模的轰炸和炮击,已经打掉了他们的指挥系统,各部队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上级指挥部门的指挥命令根本下达不到各个作战部队。因此,散布在城中各个防御地点的德军部队,基本上都是在各自为战,这样的战斗即没有什么技术性,当然也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前途。此时的德军士兵之所以还要将战斗继续下去,与其说这是为了荣誉,还不如说是出于一种本能。军人地本能。

继第七坦克军在泰尔托运河东段取得突破之后,到下午一点钟左右,同样在泰尔托运河实施抢渡,但是位置偏西的第八集团军,也成功突破了德军的防线,进入了柏林市区。同其他部队的进攻目的不同,第八集团军的主攻方向并不是柏林市中心,而是德军目前惟一一个还能使用的机场 ̄ ̄滕波尔霍夫机场,那里是如今柏林市区内惟一一个还可以离开城市的要地。按照朱可夫的作战计划,这个机场必须在第一时间拿下。并牢牢的控制在苏军手里。要知道目前德国境内地大部地区仍旧控制在德军的手里,像在巴伐利亚方面。德军地实力就还相当强大,而在柏林的外围远郊地区。海因里希与曼托菲尔指挥地“维斯瓦河”集团军群残部、温克指挥的第十二集团军以及第九集团军,仍旧坚持不懈的向柏林方向发动一次又一次的突击,试图在最后关头挽救危在旦夕的第三帝国。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朱可夫担心希特勒那个老疯子会搭乘飞机逃出柏林,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他这把老骨头就危险了,到时候也不用楚思南出面。单是那个一直摩拳擦掌,打算给狂人希特勒上上政治课地吉尔尼洛娃,就能在一怒之下把他老朱头扔到北冰洋去喂鱼。

幸好的是,希特勒显然没有打算逃跑的意思,朱可夫的担心多余了。

十三日一天的战斗持续了十余个小时,到夜里九点钟的时候。苏军地进攻随着大雪的息止而告一段落。在这十余个小时的时间里,苏军在六个主要进攻方向上均取得了有力地突破,尤其是在雷巴尔科方向上实施突击的部队。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泰尔托运河的城市段,其最前锋的部队,已经进抵到了施马尔根多夫、施泰格利茨、格伦瓦尔德和皮切尔多夫三个区域,同时,还控制了滕波尔霍夫机场。这样一来,在第一天的攻势中,苏军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其最初制定的战役目标。

当然,同样是在这一天的战斗中,苏军在完成对德军城市外围防线的突破过程中,也付出了重大的伤亡,拒不完全统计,就在这十几小时的进攻中,苏军士兵就有超过七万人负伤或阵亡,损毁坦克、装甲车二百余辆。

那些已经失去了统一指挥,变的各自为战的德军部队,显然仍旧具有较强的战斗力,他们在顽固防御的同时,还在几个地区打过几次漂亮的反突击战斗,仅从这一点上说,这些士兵就是值得人们钦佩的。没有听起来热血沸腾的口号,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唯一有的,就是咬牙切齿的战斗,野兽般本能的拼杀。步枪、机枪、手榴弹、“铁拳”反坦克火箭弹……任何一种只要能够给对方的步兵、坦克造成伤害的武器,那些德军士兵就全都用上了。

常看到一些电影中某个英勇的战士,在敌人冲锋的时候,骤然跳出战壕,双臂一振,高声呼喊:“同志们,冲啊,把敌人打下去,我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等等等等,反正是喊上一大拖摞让人听上去感觉气血沸腾的话。其实呢,这些都是虚的,都是假的,都是经过演绎的,是拿来给普通人看的。而像在柏林巷战这样的环境里,只有蠢材才会去这么做。如果有谁敢于跳出掩体,啰里八嗦喊上这么一番废话,然后还没有被敌人的子弹打成新一代的蜂窝煤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 ̄这个喳喳嚯嚯的家伙是死神的小舅子……

在入夜的九点钟之后,苏军全线停止了进攻,一线的部队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已经相当疲惫,而且弹配备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需要重新补给以备再战。

从当晚的九点开始,直到十四号上午九点,柏林城内苏德两军之间基本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事,尽管零星的交火整夜都不曾中断,但是双方似乎都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巩固阵地上。在这一整夜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里,苏军完成了对一线部队的补给工作,同时,后续跟进的支援部队。也从柏林城外开进来,进一步加强了攻城部队地实力。而除此之外,大量隶属于安全委员会的特别行动队也开进城中,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占领区内开展清剿工作,搜捕那些潜藏在普通市民中的德军军官、士兵。

安全委员会的特别搜查队,基本是由参战的各个集团军中抽调士兵组成的,并由安全委员会的秘密警察充当指挥。在柏林战役正式开始之前,这支为数数万人的队伍就经过了一系列的简单培训,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几句最为基本地德语。比如:“你好,”“这里有士兵吗?有国民冲锋队队员吗?”“不用担心。我们善待平民”等等。当然,这只特殊的警备部队。在担任搜捕德军士兵、军官任务地同时,还将担任起军纪督查队的任务,按照最高统帅部地命令,凡是在攻克柏林过程中,敢于抢夺平民财物、强奸妇女及至枪杀平民的士兵,将会受到最为严厉的处罚,而这项处罚的工作。就由这支特殊部队来负责。

尽管最高统帅部在战役之前就有了这样的安排,但是大量伤害平民的事情,仍旧还是没有能够杜绝。像在战斗进行过程中,大量的柏林市民都瑟缩在自己家地地下室里,而进攻中的苏军士兵,往往就会第一个清理这些地下室。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苏军士兵清理地下室的时候,往往都会先向里面投掷手榴弹,或用火焰喷射器的巨大火焰开路。这样一来。那些以为地下室里相对安全一些的市民,就成为了直接地战争牺牲品,他们不是被炸得支离破碎,就是被烧成一堆焦炭。

而最高统帅部在对特别行动部队的安排上也有疏漏,这支部队毕竟是刚刚组建不久,他们根本不可能懂得如何鉴别平民与临时脱掉制服的逃兵。最重要地是,最高统帅部并没有向他们灌输什么调查取证以及优待俘虏的思想,因此,在执行搜捕任务的过程中,他们一旦发现谁的家里有德军士兵潜藏,甚至是仅仅有一两件武器、德军制服,这一家人既要倒霉了,他们会被这些全副武装的苏军士兵押出家门,然后直接在某处断墙下集体枪决。

要说最幸运的,既要数那些在德国法西斯屠杀下存活下来的犹太人了,只要他们能够出示自己是犹太人的证明,那么就会无一例外的受到苏军的优待。他们会有丰盛的晚餐,会得到一瓶伏特加酒,会得到苏军士兵的热情拥抱,能够在苏军的款待下,洗上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他们甚至能够给自己所熟悉的德意志人充当保人,使他们免收苏军的审讯。

就像一个叫弗雷泽尔的犹太人在战后回忆的那样,他声称在柏林战役中,苏军的士兵进入他所居住的那一个住宅区搜查,这些士兵操着饶舌的德语,态度还算是友好。但是他们在弗雷泽尔的邻居家里搜查出了两名受伤的国民冲锋队士兵 ̄ ̄那是两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孩子。于是这一伙苏军士兵不但当场枪决了两个受伤的孩子,还将整个住宅区剩余的七十余个人,全部赶到了街道上,让他们沿着残破的楼墙拍着三行,准备把他们全部处决。

而在这个时候,弗雷泽尔同那个带队的苏军年轻军官解释,说他一家都是犹太人,并拿出了一份他在两年前办理的、但是却始终没有用上的美国人签证。同时,他又为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三十几个邻居作证,说他们同国民冲锋队没有任何关系等等。就这样,这个犹太人不禁逃脱了被枪决的厄运,还挽救了一批曾经帮助过他的邻居。

这个叫弗雷泽尔的犹太人,后来到了苏联,并加入了苏联国际,他将他的所学,全部贡献给了苏联后来的石油工业建设,正式在他的直接率领下,苏联在六十年代初期,建成了科维克京斯克凝析气田和维尔赫涅京斯克油田。

还是在这一夜的时间里,苏军二线部队同柏林外围试图向内突进的德军部队持续激战,双方一夜之间交火四次,苏军最终击退了海因里希部德军在柏林南线外围的进攻,以及温克部德军在柏林北线外围的进攻。自此之后,柏林外围地区的德军,基本放弃了继续解救柏林的计划,海因里希部德军,于十五日开始,向西方转移,力图突围到易北河沿岸地区,向据守在那里的美军投降。而在柏林北线地区作战的温克将军指挥的第十二集团军,则开始拼力向东推进,他在为挽救被苏军包围的第九集团军做最后一丝努力。颇为幸运的是,经过一天一夜的努力,第十二集团军终于打通了同第九集团军之间的通道,就这个原本有二十万人,如今却仅仅只有四万人的集团军解救了出来。此后,两支集团军转而北上,朝一直在德国北方作战的g集团军群靠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